环境保护部最大的职能应该是监督和执行法律,王毅:环境保护部需要一段时间来采用一个大规模的系统。

NPC和CPPCC报告说,“如果环境保护部制度的改革在短期内难以实施,可以先进行一些自下而上的试点示范。例如,鉴于目前区域空气污染和流域环境污染问题,可以开展环境保护区域机构和流域环境保护机构试点项目。通过职能下放,可以将区域和流域两级的环境保护机构付诸实践,从而积累经验,促进国家一级的体制改革。

“两会前夕,环境保护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3月5日,我采访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毅。

他说,对环境友好型多数人制度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不能成为“污染避难所”:政府的工作报告提到“严格的环境执法”,这似乎是环境保护部未能有效解决的问题?王毅:说到严格执法,这涉及到环境保护部的职能定位。

我记得谢振华同志担任环境保护局局长时,曾经提出要做“综合决策”,即环境与发展的综合决策,包括大力推广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

这个想法很好,但仅靠环境保护部是无法实现的。

事实上,环境保护部的主要职能仍然应该是加强监督,这需要能力和团队建设。环境保护执法不能“无牙”。

应从制度和机制入手,明确执法权限,从执法能力建设入手。

为什么环境执法很困难?首先,该制度没有得到充分规定,没有明确界定各级环保部门的定位和职责。第二,环境保护部门本身缺乏实施的能力、手段和团队。第三,最重要的是,在平衡利益之后,发展比环境更倾向于发展。最后,公众参与环境保护的机制尚未完善。

经济发展牺牲了环境保护。

王毅:有些人还说,我们应该改变发展方式来实现两者。

这是20世纪70年代提到的一个老话题。

但是为什么没有实现双赢呢?中国能够实现快速增长的原因是劳动力成本低,环境标准低,监管不够严格。只有这样,发达国家才能把从国外淘汰的相对先进的产业转移到中国。

根据发展经济学,中国当时是一个“污染天堂”,所以它能够利用所谓的“后发优势”来发展。但是,如果我们不把握好程度,后发优势就会变成后发劣势,导致我们过度透支环境成本。

谁造成了污染?每个人都应该受到责备。

这实际上与社会发展阶段有关。

王毅:在那个阶段,人们对污染问题以及发展和环境演变的规律没有那么深刻的理解。

在这样一个发展如此迅速、环境保护等多种目标需求并存的大国,我们必须找到工作、增加收入。然而,资金普遍短缺。客观地说,我们只能“先污染后控制”。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中等收入阶段,我们开始关心环境问题,所以我们可以考虑在环境上投资更多。

此外,现在投资的效果不同了。在东部地区,不仅生活质量可以改善,投资环境也可以改善。

例如,如果北京没有这么多雾霾,各种国际组织更愿意在这里设立办事处。在中部地区,在产业转移过程中,也可以考虑加大对节能环保产业的投资,从而带来更多更清洁的国内生产总值;。在西部地区,也可以建造生态屏障来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保护绿色的水和山。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比过去有更多的选择空,我们可以向前迈进更多。

钢铁、水泥等高耗能行业在当前或未来五年内将基本达到高峰或平稳,这有利于我国结构改革和通过转型升级从根本上转变污染排放状况。

大部分环保系统已经投入运行:环保产业的发展现在是否达到了一个“转折点”?王毅:应该称之为“过渡期”。不同的行业和地区会有差异。一些行业将首先到达顶峰或平台,而另一些行业可能会发展壮大。

如果判断正确,未来5-10年将是结构调整的主要时期,治理步伐可以适当加快。

下一步是考虑如何让投资更有效。它应该以制度为基础,而不是以体育为导向的环境保护。强调规模并不广泛,而是为了提高治理的效率和质量。

要为今后的精细化管理提供制度保障,必须有法律依据、制度安排和更严格的监管。

说到精细管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们的许多政策和措施没有得到充分调查、研究和评估。他们都是在办公室里锻炼出来的。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例如,道路上那么多红绿灯、探头和交通设置,是不是每个都安排合理?这样安排会否带来更多怠速?造成更多排放?交通管理往往就是设立红绿灯或者隔离路障,本来很通畅,设了红绿灯反倒可能造成堵车,然后大家就都停在那儿,增加怠速排放。例如,在道路上布置这么多交通灯、探头和交通设置合理吗?这种安排会带来更多的怠速吗?导致更多排放?交通管理通常是设置交通灯或隔离路障,这些原本是平滑的。设置交通灯可能会导致交通堵塞,然后每个人都会停下来增加怠速排放。

执行环境保护法很困难。我们能通过改革大型部委系统来解决这个问题吗?现在这方面似乎被提到的更少了?王毅:关于多数人制改革的研究一直在进行,也有不同的借鉴方案。

按照惯例,国务院的机构调整通常是每五年一次。原则上,在下一届政府换届之前,不会对部门进行重大调整。其次,兴趣越来越多样化,目前的研究和讨论还不够。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许多改革措施,包括有关环保部门的改革,其中大部分尚未实施,或者实施结果需要总结。

此外,环境保护推广的概念非常广泛,包括节能、发展循环经济、应对气候变化等。

因此,未来的环保部制改革需要理论与实践、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以及横向与纵向相结合,才能提出一个被普遍接受的计划、时间表和路线图。

然而,环境保护仍然可以找到突破,首先尝试关键领域。通过试点,它将逐步过渡到国家一级的体制改革。

否则,所谓的“区域防御和联合控制”将永远停留在口头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