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反服务贸易斗争实质专家:反共高潮

台湾的反黑箱服务贸易运动扩大了。3月24日下午7: 30左右,在立法院外抗议的学生接管了行政院办公楼。当局利用防暴警察实施了五波驱逐。双方爆发激烈冲突,数十名抗议者流血受伤。

这场冲突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美国国会议员布朗和众议员罗伊斯呼吁中国台湾当局采取和平非暴力的解决方案。

专家表示,多年来,他们一直从媒体、经济和宗教渗透到台湾社会,试图影响台湾的政治局势。

如果有服务贸易协定或更深层次的经济一体化,台湾的政治局势可能远远超出台湾人民的控制。

学生对立法院和行政院的占领赢得了许多在中国台湾人的支持。事实上,这是台湾人民对共产党的恐惧、拒绝和感情的集体宣泄。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反服务贸易。事实上,它不想无核化。它担心并且不愿意成为中国香港的第二大城市。

强行驱逐扩大学生运动和系列罢工虽然马来西亚政府清晨强行驱逐清除了空占领行政院的人,但也加剧了学生运动。除了发表声明谴责当局的暴力镇压之外,NTU学生会还通过互联网发起了一场罢工,这一罢工立即得到了清华大学和政治大学学生会等20多个学生团体的响应,并仍在不断积累。

占据立法院的学生代表林樊菲表示,这是马来西亚政府迟迟没有回应公众的要求,引发了不满情绪的上升,伤害了许多学生和公众。

林樊菲说,他已经要求志愿律师对台北市警察局局长、首席执行官和副局长提出伤害指控。

另一方面,来自台湾大学和政治大学的近30名台湾学者在24日凌晨召开紧急会议,并在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谴责马来西亚政府作为独裁者的立场,无视大众的声音。只有这样,抗议活动才能进一步扩大。

除了举行新闻发布会,学者们还进入立法议会支持反贸易团体,感谢学生们站起来高呼反对血腥抗议和蒋亦华辞职的口号。

国际媒体对美国参议员呼吁和平解决扩大台湾反黑箱服务贸易的关注引起了美国和国际媒体的关注。美国国会中台连线议员布朗参议员和众议员罗伊斯呼吁通过非暴力手段和平解决问题。

24日,《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拉蒂梅斯(LATimes)、英国广播公司(BBC)和其他主要外国媒体都对报道该事件表示担忧。

据中央社援引报道,华盛顿智库史汀生研究中心的台湾专家艾伦·安兰(Alan An L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显然,由于签约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该法案的争议急剧上升,公众担心更多依赖大陆市场以及大陆入侵中国台湾市场背后的意义。

政治观察家:本质是中国台湾人的恐惧系统。北京政治观察家华宝在接受时代周刊记者采访时认为,学生抗议反映了中国台湾人民对大陆的恐惧。他们不怕大陆人民,而是害怕大陆的政治制度。

他进一步分析说:他们认为,服务贸易协定签署后,中国台湾变得更接近大陆,中国台湾经济被大陆绑架,使中国台湾与大陆不可分割,最终被大陆吞并。

它可能会导致和大陆一样的贫富差距。他们担心台湾会实行与大陆相同的政治制度。这是他们占领立法院并攻击行政院大楼的根本原因。

他还说,学生们不想独立,但也不想在大陆目前的政治体制下统一。他们需要民主、自由和人权。

他们的反应如此激烈是可以理解的,中国台湾人民对恢复国共合作似乎有一种迫切的危机感。

专家:中国台湾人担心,拒绝成为中国第二大大陆香港的律师唐景玲(Tang Jingling)在接受新纪元时报采访时表示,反服务贸易行动是中国台湾学生和公众对中国台湾政治影响力扩大的担忧。此外,这种担心并非毫无根据。事实上,透过观察中国香港的命运,台湾人有亲身经历,认识到无论是服务贸易协定还是其他经济协定,都会对当地的政治生态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据《纪元时报》之前报道,近年来,一些由安全部、信息部、军方总参谋部等系统控制的中资财团通过安插特工和行贿等多种直接或间接控制和渗透手段进入台湾在华媒体。与此同时,北京利用大陆市场作为诱惑,胁迫台湾媒体的老板。

通过控制和影响中国台湾的媒体,他在关键时刻扮演了这场运动背后的蒙面指挥官。

去年,台湾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张金华在台湾四家报纸上对中国参访代表团的新闻报道进行了质量分析后,专业新闻指标显示,台湾媒体在中国的渗透相当严重:报道偏向中国新闻,反对派被隐藏起来。

除了媒体在中国台湾的渗透之外,它还受到宗教领域的渗透。

去年9月中旬,美国报纸《自由亚洲》(Free Asia)报道称,包括中国家庭教会代表在内的几个宗教团体周四在台北举行新闻发布会,警告反对台湾统一战线正在通过宗教渠道渗透台湾。

中国家庭教会牧师张宝生表示,自2011年以来,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一直在中国台湾,在基督教社区进行宗教渗透。

唐荆陵律师也表示,一直在用其他手段和工具来影响中国台湾的政情,但如果有了服贸协议或更深的经济一体的话,它影响中国台湾政情的渠道和工具会更多,这样中国台湾的政局可能远远超出中国台湾人民的控制,所以中国台湾人的这种忧虑值得更深的考虑的。唐景岭律师还表示,他一直在使用其他手段和工具来影响台湾的政治局势,但如果有服务贸易协定或更深层次的经济一体化,就会有更多的渠道和工具来影响台湾的政治局势,因此台湾的政治局势可能远远超出台湾人民的控制,因此台湾的这种担忧值得更深层次的考虑。

事实上,中国台湾总统才真旺姆-全也有类似的担忧。他还在3月18日抱怨说,只要他遇到大陆,一切都会出错。

华盛顿特区的中国问题专家石赞山(Shi Zangshan)表示,媒体此前曾报道过许多利用台商购买台湾并为他们收集情报的媒体。

学生对立法院和行政院的占领赢得了许多在中国台湾人的支持。事实上,这是台湾人民对共产党的恐惧、拒绝和感情的集体宣泄。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反服务贸易。事实上,它不想无核化。它担心并且不愿意成为中国香港的第二大城市。

中国大陆人民网热烈讨论反服务贸易协定引发的冲突也引起了中国大陆的强烈关注。

武汉大学毕业的湖北人说,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现在内地的政治氛围和社会氛围相当麻烦。他们习惯于黑箱操作,他们的实力和关系更看重后者。穷人在新闻广播中必须感到快乐和舒适。答案必须永远是政治上正确的。

如果我来自中国台湾,我就不想被统一。

一些中国香港市民也在网上回应说,事实上,许多中国台湾学生害怕走中国香港的老路。多年来,中国香港的发展越来越依赖内地,成为富人的天堂和穷人的地狱。他们真诚希望诚实的中国台湾不会走中国香港的道路。

广东的一些人说,最重要的是该案涉嫌秘密行动,其次是担心大陆对台湾的经济绑架。

因此,台湾学生在中国抗议是合理的。

反服务贸易团体23日晚闯入行政院,用铁梯爬进行政院大楼的窗户。行政院仍在检查公共财产和个人物品的损坏情况。

(陈百周/新纪元)警方在24日凌晨派出防暴水车强行驱赶闯入行政院的人。

(陈百周/新纪元时报)23日晚,反服务贸易学生毫无预警地转向行政院,警方在24日凌晨发起了四波强制驱逐行动。

学生代表陈伟霆认为警察越权,呼吁全国范围内进行罢工,以阻止哪个彩票网络有更好的课程,并和平地一起战斗。

(陈百洲/新纪元时报)反服务贸易学生23日晚冲击行政院,警方24日凌晨强迫人们带着高压水柱离开。

(陈百周/新纪元时报)反服务贸易集团23日晚闯入行政院,警方24日凌晨开始强行驱逐他们。人群躺下来反抗。

(陈百周/新纪元时报)反服务贸易集团23日晚闯入行政院,警方24日凌晨开始强行驱逐他们。人群躺下来反抗。

(陈百周/新纪元时报)23日晚,反服务贸易学生毫无预警地转向行政院,警方在24日凌晨发起了四波强制驱逐行动。

(陈百洲/大济源)据台北市卫生局统计,23日下午7点至24日下午5点,共有123名抗议学生闯入行政院住院。

(陈百周/新纪元时报)反服务贸易集团23日晚闯入行政院,警方24日凌晨开始强行驱逐他们,大约在凌晨5点左右收复行政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