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汽车中国专题报道]融资至少100亿小鹏支持新能源接入环境

建平4月19日,肖鹏汽车董事长何肖鹏发出内部信函,称小鹏G3将于4月26日正式向公众开放其预订。

在内部信函中,特别提到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宣布的一项优惠政策,即在五年内完全取消对汽车工业发展的限制。如果说股票比率自由化政策对传统主机厂来说是一把双刃剑,那么对来自互联网的何肖鹏来说,目前的政策为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带来了更多的登陆机会。

在上一次博鳌论坛上,何肖鹏刚刚为未来融资提供了至少100亿元人民币。

制造0到1英寸的汽车绝非易事。

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们不断聚集汽车、互联网和各行各业的顶尖人才。软硬件研究人员的比例一直保持在80%以上。

”他在G3开放预订前肖鹏说。

肖鹏汽车成立于2014年,由加州大学优视联合创始人、阿里巴巴移动集团前总裁何肖鹏、YY创始人李学凌、腾讯前高管吴小光和高蓉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祥共同投资。广汽新能源控制系统开发前负责人亨利和广汽智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前负责人何涛共同创立。

此后,包括京东前高级副总裁熊青云、宝洁大中华区总裁尚美、一汽科技研究院前副院长刘明辉、特斯拉人工智能梦之队前核心专家、AU-to-Pilot Au-topilot负责人顾李俊在内的各行各业的资深人士纷纷加盟肖鹏汽车。

而今年3月加入小鹏的原摩根大通亚太区投行主席和摩根大通全球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顾宏地,当下的职位是小鹏汽车副董事长兼总裁,在上周的媒体见面会中,他作为金融圈人士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在新一轮的竞争中,资金是重要的资源但不是唯一的资源,重要的是如何把战略资源整合到一起。然而,今年3月加入小鹏的摩根大通亚太投资银行前董事长、摩根大通全球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顾帝鸿目前是肖鹏汽车的副董事长兼总裁。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表达了与金融界人士相同的观点:“在新一轮竞争中,资本是重要的资源,但不是唯一的资源。重要的是如何整合战略资源。

“顾帝鸿认为,未来两年发展新的汽车制造力量至关重要,尤其是随着产品陆续问世,随着消费者的实际反馈,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300多家企业生产电动汽车。我认为那些在未来能够脱颖而出的人可以用一只手来数。

“2017年5月,肖鹏的1.0生产模式赢得了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第一份关于电力新产品生产的公告。2017年10月12日,公司率先实现小批量离线,成为首家生产产品的新型电力企业。今年3月21日,肖鹏1.0生产模式成功通过广州交警支队车辆管理处芳村分局的考核。

“上牌是肖鹏贯穿汽车产业链的关键节点。

”他对肖鹏说道。

对于即将接受G3和小鹏的未来方向,何肖鹏认为特斯拉在中国的性价比不高,中国的互联网和自动驾驶汽车还没有达到极限。肖鹏想要改变这个行业。

小鹏希望进入“中国式自动驾驶和智能联网”的突破点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和差异。

我们希望推动汽车从功能性汽车转向基于互联网的智能汽车,并提供更好的产品体验和旅行解决方案。

“他肖鹏在他的内部信件中明确表示,这也是他和小鹏团队选择接入智能联网汽车的原因。

作为互联网造车新力量的代表人物,何肖鹏承认,互联网人把自己视为传统汽车行业的人并定位于此完全不是一种逻辑。

“互联网用户关注用户和产品的定位,核心思想是用户需要在哪里。

所考虑的是一系列实质性问题,例如在交付给用户时,如何操作您的产品,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

“早些时候,何肖鹏在100国委员会(committee of 100)就电动汽车发表了这样的言论:由于政策和补贴,现在购买电动汽车的人就是那些不想购买电动汽车的人。

从电动汽车用户在实际使用场景中的角色来看,何肖鹏说的绝对是实话。这是他们进入汽车制造行业后看到的消费者形象,强调用户的痛点更符合他们的企业定位。

这一数据是肖鹏汽车进入智能网络汽车行业的一块长板,也是在肖鹏以往所有对外交流中获得最多回应的一块板。

他的逻辑非常清楚:“高端消费者生成的数据可能并不真正有用。许多人购买豪华车,然后交给司机驾驶。太低端的产品受到成本的限制,无法产生足够的数据给汽车更多的功能。因此,更重要的是选择合适的位置。

“中国的汽车行业并不是以简单的首次公开募股为目标,它已经开始发生变化:新技术正在出现,新的参与者也开始加入进来。

作为投资者和创始人,何肖鹏和顾帝鸿自然不会忽视这个庞大行业的变化。

顾帝鸿加入该团队的2017年是制造汽车的新电力公司像野火一样燃烧的一年。

然而,小鹏、威尔玛和威来是最受关注的三家公司——它们都出现或上市了量产车。除了英美烟草的祝福,还有来自主要投资机构的输血。

对于某些行业的企业来说,数十亿可能已经是天文数字,但在重型汽车行业,仅仅制造噪音是不够的。

“所需资源绝对不仅仅是50亿英镑,可能是这个数字的几倍,但当然没有必要同时到位。

”谷宏说。

在融资方面,威来和马薇都有首次公开募股计划,但顾帝鸿表示:肖鹏汽车没有明确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我认为没有必要制定一个明确的时间表。首先,预先设定的90%的时间点是错误的。第二,时间点设定后给企业文化带来的变化可能不太正确。

他说,肖鹏并不拒绝首次公开募股,但更重要的是要清楚地思考首次公开募股的目的。

“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件自然的事情,而不是一家上市公司——我见过一些公司的整个团队都在为首次公开募股而努力,而其他公司甚至根本不考虑首次公开募股。

「此外,政府政策、世界资本市场的模式,以及中外企业的表现,都会影响肖鹏对首次公开招股的时间和地点的考虑。

“首先,没有必要得出结论,因为为时过早。其次,从公司的角度来看,做你自己的事情,新股发行会顺其自然。

”谷宏说。

顾帝鸿称做好自己的工作是从G3开始,一步一步主动掌握自己手中的数据,最终获得最后一个移动终端的离线入场券。小鹏目前需要的是通过G3向用户承诺尽早培育高端市场,这才是真正的登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