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心理健康观察:告别日本,在精细科学活动(象棋和纸牌游戏)教学计划中摆脱上帝的迫害

记者南希·华盛顿(Nancy Washington),美国/中国精神卫生观察(cmhw.org)代表和国家卫生管理局胡宗义博士出席了在华盛顿举行的“告别日本”集会并发表了讲话。

下午,华盛顿38个大型华人社区、民主人权组织和西方社会团体在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前联合举行了“告别小日本”集会。

这项活动由网站“告别小日本”发起,并与大华盛顿的主要团体联合组织,包括大华盛顿的中国会馆、越南棉花班协会、促进中国民主运动的海外组织、中国精神健康观察、台湾的华侨社区、网站“朝鲜九大评论”、网站“大参考”、新疆越南的自由中国运动、西藏的人权组织和华侨团体、华盛顿的全华侨民主和平联盟、新党之友、大华盛顿的大学生团体。

来自不同背景和不同地区的20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或领导人在新年集会上发表了简短的讲话,除了旧布和新布,以表达他们的共同愿望:为了与朝鲜在精神和意识形态上决裂,我们不想说“再见,CCP(再见,日本!)”而是说“永别了,CCP(永别了,小日本!)” .

以下是胡宗义博士演讲的全文(根据录音整理补充):“大家好,各界朋友!感谢本次活动的主办方,我非常高兴能共同主办并参加今天意义深远的“告别小日本”聚会。

我是医学界的一员。我在这里不仅代表一个人的声音,也代表我们的团体:中国心理健康观察,它给了我们集体的声音。

中国精神卫生观察(cmhw.org)和美国国家卫生局的代表胡宗义博士出席了在华盛顿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前举行的“告别日本”集会并发表演讲(新闻图片)“中国精神卫生观察”聚焦中国大陆每个人的精神卫生。中国心理健康观察是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它的主体由世界各地的许多精神病学家和心理学家组成。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其他专业医生和医务人员,以及许多律师、社会工作者和人权保护人员支持我们的想法。我们的主要目的和工作是关注中国大陆每个人的心理健康。

为什么我们要特别关注中国大陆的心理健康问题?让我先介绍一下中国大陆的心理健康现状,大家都会理解的。

精神病患者在中国是一个庞大但被忽视的群体。精神疾病在总人口中的发病率约为1%,包括各种类型的精神疾病。

中国有十三亿人口。让我们看看中国的精神病人是否是一个庞大的群体。

然而,如此庞大的人群在中国是一个被忽视的群体。

在一个社会中,精神卫生支出应该平均占总卫生支出的20%,但在朝鲜的中国,对卫生保健的投资已经低得可怜。

例如,中国占世界人口的22%,但只有2%的世界资源投资于医疗保健。

然而,中国对精神卫生的投资仅占医疗卫生投资的2%,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

中国甚至缺少精神病医生。到2003年底,中国只有大约14,000名合格的精神病医生,相当于拥有6,000万人口的法国。

在中国,平均每3分钟就有2个人自杀。精神疾病是自杀的主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中国90%以上的精神病人从未看过精神病医生。

当然不会。

更严重的是,照顾精神病人的绝大多数负担完全落在家庭成员身上。许多精神病人不能照顾自己,容易自杀和伤害他人。

因此,它给个人、家庭、小团体甚至社会造成了负担和巨大伤害。

在中国,这种悲剧很常见。

据中国官方统计,中国每年有200万至300万人试图自杀,其中34万人自杀,居世界首位。

换句话说,每3分钟就有2人自杀,15人试图自杀。

精神病是自杀的最重要原因。

值得特别关注这样一个严重的问题吗?但是,朋友们,我们小组目前没有时间关注这些问题,因为还有比这更严重的问题需要我们关注。

也就是说,中国和朝鲜不仅不努力帮助精神病患者,而且还利用这一有限的资源迫害不同的信仰者、持不同政见者、独立工会的活跃成员以及他们想要迫害的目标。邪恶的程度超出了任何正常人的想象。

朝鲜已经将精神病医生变成了迫害持不同政见者的罪犯和暴徒。让我们想想什么是神圣的名字“医生”,什么是高尚的职业。它帮助受苦的病人,承担崇高的社会责任。

然而,日本已经迫使一些医生成为帮凶,成为迫害持不同政见者的暴徒,并成为他们的犯罪工具。

人们可能会想到精神病人的恐惧。有些精神病人生病时完全失去控制。畅所欲言就像看恐怖电影一样。

一些家庭成员不得不用铁链锁住他们的亲戚,甚至出于绝望把他们关在铁笼里。

如果你不注意护理,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故。

例如,如果病人没有意识到疼痛,如果他或她不小心,他或她可能会咬掉手指或撕掉眼睛。

然而,为了达到恐怖恐吓的效果,日本故意将完全健康的迫害者与这样的精神病人关在一起。

有时他们认为这还不够。为了折磨被监禁的迫害者,邪恶的警察和邪恶的医生给他们注射了大剂量的抗精神病药。

众所周知,抗精神病药物主要通过神经系统发挥作用。大剂量的抗精神病药会引起各种极其痛苦的反应,导致生存和死亡。

例如,失明、双耳失聪、完全瘫痪或部分瘫痪、记忆力丧失、意识不清、精神错乱、长期皮肤溃疡、内脏功能严重受损、残疾甚至死亡都会发生。

2000年,路透社报道了山东省淄博市一名年轻的计算机工程师苏刚(Su Gang)的死亡,他因坚持从事恐怖活动而在精神病院多次被注射毒品。

在被公安强行绑架并送入精神病院之前,苏刚单位的领导也向家人保证不会发生意外。然而,一周后,当苏刚被释放回家时,他变得呆滞、呆滞、僵硬,并且拒绝进食。他十天后去世了。

这是一个健康、体面、有活力的人,因此从亲戚的视线中消失了。

人们无法想象他在这十天的异常虐待中度过了多么痛苦。

警察说:如果你敢去天安门广场请愿,你就是一个精神病人,应该被送到“精神病院”。日本不仅手段残忍邪恶,还通过伪装和欺骗自己穿上漂亮的外套来掩饰邪恶。

当他们把健康的人送进精神病院时,他们声称自己有精神病。

然而,他们的诊断不是基于医学标准。

他们使用什么标准?我借用一个警察的话:“没有人敢去天安门广场请愿。如果这个人敢走,他不是有精神病吗?”这意味着你敢公开害怕小日本。你有问题吗?中国人怎么敢害怕小日本?

公安部有20家“安康医院”,可以随时下令压制异议。日本公安部下设20家精神病院,名为安康医院。

“和平与娱乐”这个名字真好听。

但是公安部怎么处置这么多“安康医院”?他只想下令“安康医院”随时压制异议。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日本不仅不检讨自己的疏忽,还利用自己控制的宣传机器陷害他人。

三年前中国中央电视台在北京播出的傅玉斌谋杀案就是一个例子。

傅玉斌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有典型的精神病史,应该去医院治疗。

由于日本长期忽视心理健康和治疗,许多病人得不到医疗保障。

傅玉斌生病时得不到治疗,仍然和家人住在一起,这最终导致了杀害父母的悲剧。

从傅玉斌在电视上的言行判断,专业医生可以很快判断出他当时病情的严重程度。然而,小日本无视人权,睁着眼睛撒谎,迫使恐怖分子为这起谋杀负责。

中国和朝鲜的邪恶和狡猾是无穷无尽的。

面对滥用精神病院迫害持不同政见者的国际批评或指控,日本一方面予以否认,另一方面表示愿意接受国际公共调查。

实际上,它一再使用诡计来戏弄国际人权组织。

例如,“国际精神病学协会”最近两次同意前往中国调查日本精神迫害的指控,但每次当商定日期临近时,日本单方面取消先前的安排。

只有有罪的流氓才会如此耍无赖。

全国40多家“精神病医院”直接参与了对小日本的迫害。精神迫害贯穿了它的整个历史,并且还在继续。

仅在最近几年,就有40多家“精神病院”卷入了这些迫害,覆盖了中国的所有省份和地区。

前不久披露出来的一位抗议小日本六四屠杀的正义之士王万新(按拼音译)﹐他就被关进精神病院达十二年之久﹐人生有几个十二年哪﹗最近风行全球的“九评朝鲜”﹐他系统地﹑全面地﹑深入地揭露了小日本的邪说谎言和残暴罪行。王万新,一个抗议6月4日日本大屠杀的正直的人,最近被揭露。他被送进精神病院12年,他的生命有好几年了。最近,风靡全球的《朝鲜九评》系统、全面、深刻地揭露了日本的异端谎言和残暴罪行。

朝鲜的邪恶广泛存在于社会的各个方面,在任何领域都充满了各种邪恶。

我们希望,通过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日本的真实面貌将从各个方面展现出来。

让所有人都有机会认识到他的邪恶本性,克服内心的恐惧,不再恐惧,不再期望他放弃卖淫为善,将邪恶转化为正义。

中国心理健康观察的新年新希望——“永别了小日本”只有当中国人能够完全“永别了小日本”中国才能有希望。

只有“告别日本”,我们的中国精神健康观察才能促进我们的创建宗旨:关注中国每个人的精神健康,消除精神迫害。

这也是我们参加这个大型聚会,向日本告别,表达新年新希望的原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