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董事会就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第一煤炭企业法定代表人变更一事引发争议。

榆林市西部长乐堡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乐堡矿业”)为争夺煤矿控制权已经斗争了十多年。它不仅没有因为煤炭价格下跌而停止,相反,它的斗争加剧了。

近日,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引发了一场大火。原法定代表人指控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违反法律法规,并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提起行政复议,要求“纠正错误”

这场涉及香港投资、国内投资公司和煤老板的戏剧似乎远未结束。

董事会对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开放吗?2017年11月27日,昌乐堡矿业完成法定代表人变更。一个叫梁小刚的人取代了前法定代表人谢和平。

“我是香港法院认可的无争议股权的实益拥有人,也是合法注册的法定代表人。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得知这个消息后,谢和平非常惊讶。

工商数据显示,昌乐堡矿业主要从事煤炭开采、运输和深加工,注册资本为7100万元。这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方中信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矿业”)持有70%的股份,榆林榆阳长乐工贸公司持有30%的股份。

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谢和平和妻子高海燕持有中信矿业50%的股份,谢先生一直是中信矿业的股东代表。

另一家公司安哥拉公司持有中信矿业另外50%的股份。

谢和平失去法定代表人身份后,高海燕立即赶往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了解情况,并对此消息感到震惊。

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外商投资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她:“这次,昌乐堡矿业集团的中外股东带着几家公司的公章来到我们的大厅,在政务大厅主会议室开会,形成了股东会和董事会的决议。整个过程都被录像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根据这些材料处理验收。

外商投资部主任任俊宁说,那天来了很多人。中外公司的股东和董事,加上外国投资部的四名公务员,坐在一个满是人的房间里。

他说,外商投资办公室没有邀请或通知这些人来这里参加会议。

这些访问的目的是完成法定代表人变更的确认和签字。

同时,任俊宁告诉高海燕,这次接受工商部门的唯一依据是《公司法》规定的“完整材料”,这是符合法律形式的。因此,这是完全依法处理的。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改变。

常乐宝矿业的主要资产是煤矿。据了解,其煤炭开采面积为17平方公里,探明煤炭储量为1亿吨。目前,它价值数百亿元每吨500元。

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也意味着大量权益所有权的变更和未来处置。

与大多数煤矿牵涉恶斗一样,常乐堡矿业也经历了长达数年的争斗,目前仍有案件在审理中。像大多数卷入激烈战斗的煤矿一样,长乐堡矿业也经历了多年的战斗,仍有案件在审理中。

作为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谢和平和他的妻子高海燕因此被拘留。

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与谢高和他的妻子、外国股东中信矿业的两大股东以及安哥拉之间的对抗直接相关。

中信矿业的股东在香港也有法律冲突。谢高和他的妻子暂时处于优势地位。安哥拉公司50%的股权尚未在2018年3月进行听证。

诉讼的结果是,一名香港法官此前曾下令中信矿业由一名临时接管人托管。

根据高海燕提供的香港案卷,香港法官授权临时接管人的范围和职责是在诉讼期间临时管理公司,在内地诉讼中代表中信公司,保护公司权益免受损失。

据高海燕称,安哥拉方面一直在推动临时接管人更换国内合资企业长乐堡矿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尤其是在香港法院即将举行听证会之际。

「香港法官并没有授权临时接管人重组内地合营企业法定代表人的变更。我也一直与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保持密切联系。根据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惯例,企业有重大诉讼,通常不得不搁置或暂停接受变更登记。

”高海燕说。

根据记者获得的变更信息,临时经理作为控股股东,撤换了长乐堡矿业的所有前董事,任命了5名董事,共计7名,任命“梁晓刚”为新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申请更换前法定代表人谢和平。

为了配合变更,股东会和董事会的决议是在原法定代表人不知情和未参与的情况下作出的。

临时经理这次成功地突破了海关。

从表面上看,根据国内企业法定代表人登记条例,上述业务似乎符合变更条例。

然而,不可避免的问题是临时经理是否有权执行上述操作。

高海燕表示,香港法官拒绝了临时行政长官的建议,即“在香港案件即将开始时,没有必要提起新的诉讼来更换谢和平的法律代表”。

然而,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名官员表示,临时接管人是一家香港会计师事务所,临时接管人任命的五名新董事都是该会计师事务所的专业人员。变更法定代表人和董事不构成对股东权益的侵犯。

高海燕持相反态度,认为这一变化是“恶意串通,损害第三方合法权益”的行为。

高海燕说,9月中旬至下旬,她从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了解到,临时经理已经申请更换法定代表人,并被接受,因此她在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做了几次交涉。

“他们告诉我,虽然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接受了相关申请,但并不一定改变,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是出资的真正股东,而且有许多法律诉讼。

高海燕表示,她一直认为,虽然谢和平仍是中信矿业董事长和内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临时接管人不可能按照法律程序完成变更,“这涉及权限和程序问题”。

令人惊讶的是,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了临时接管人的权限。

法人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281条和第282条的规定,即使香港法官认定的临时接管人可以在内地行使权力,也应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准。

高海燕表示,据她所知,香港法院指定的临时接管人没有向内地法院履行相关程序。

此外,临时收购还违反了中信矿业股东签署的合作协议。

协议规定,内地合资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任命必须获得中信集团80%以上董事的批准。

事实上,谢高和他的妻子,毫无争议地持有50%股份的股东,被剥夺了他们的权利。

高马德海燕对这个奇怪的变更登记非常生气,并将其批评指向了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

最近,她和她的律师在2006年第一次行政复议后,于2017年12月第二次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提起行政复议,理由是他们严重违法,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合法权益,要求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撤销不当变更登记的行政行为。

在此之前,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非常熟悉长乐堡矿业纠纷。高海燕提交了几份材料,要求暂停任何变更登记申请,直至重大诉讼结束,并得到了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积极回应。

“许多部门领导都表达了类似的意见,但我没想到他们会悄悄地改变。

”高海燕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