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量身定制的包容性金融政策

中央政府对包容性金融政策的重新强调已经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10月10日,国家统计局局长纪宁哲表示,强劲的市场反应是支持普惠金融和中小企业解决中小企业的困难。

宁吉喆说,李克强总理9月主持国务院常务委员会研究进一步解决中小企业问题的措施,即普惠金融。

在过去一两年里,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中国各大银行设立了普惠金融部门,支持中小微型企业和“三农”融资问题。

然而,股份制银行加快普惠金融分布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记者了解到,兴业银行10月9日宣布在总行层面设立普惠金融部。

央行首席媒体英国《金融时报》在一篇文章中表示,央行定向下调普惠金融评级是一项“特殊政策”,将在普惠金融和实体经济发展中发挥“特殊作用”。“这是一项专门为支持包容性金融发展而制定的政策,具有针对性和结构性。”

记者梳理数据发现,自年初以来,包括有针对性的降低标准和成立普惠金融部在内的一系列政策相继出台。长期困扰金融业和小微企业的融资困难和昂贵融资问题的解决方案似乎变得更加可预测。

然而,许多长期研究中小企业的专家认为,普惠金融的实际效果仍然需要进一步完善和执行政策。

为包容性金融量身定制的政策和政策正在全面推行。

9月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建议采取有针对性的降低标准措施,鼓励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9月30日,央行发布了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级的通知,决定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级政策。

当时,媒体开玩笑说,机场和高速列车的分析师不应该想看到这条新闻。

事实是,在最长的假期过后,仍然是各种各样的组织和媒体在扫描屏幕,分析定向降级。

对“中央银行是否会释放大量水”和“规模是8000亿还是3000亿”的解释摆在我们面前。英国《金融时报》给出了不同的分析。在评论中,它解释说,中央银行有针对性地降低普惠金融标准是一项专门为支持普惠金融发展而制定的政策,具有方向性和结构性。

分析这一目标削减的内容,可以发现该政策针对的是普惠金融支持的领域,如关注单笔信贷低于500万元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贷款,以及农民生产经营贷款、创业担保、穷人信用卡备案、助学贷款等贷款。对于上述贷款增量或余额占贷款增量或余额总额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行有针对性的减负政策。

对此,本文分析认为,定向减持政策侧重于支持“小微”或相对弱势群体,并以较强的“选择性”向这些群体释放适当的流动性,可以起到补充短板、调整结构的作用,同时避免使用货币政策工具存款准备金率可能带来的“副作用”。

央行在回答记者有关问题时还表示,此次实施普惠金融目标下调政策,是基于扩大和优化国务院部署的原有目标下调政策,更好地引导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政策的延伸更加完整和丰富,其准确性和有效性得到显著提高。

事实上,早在2014年,中央银行就开始对小型和微型企业以及”农业、农村和农民”实施有针对性的减排政策。然而,央行定向减持政策的调整被认为是更倾向于支持“真正的小微企业”和“真正的普遍利益”,没有水分,符合现实。

在9月30日银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银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张金平表示,发展普惠金融一直是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的重要发展战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银监会将协调和推进相关部门出台的货币财政政策。

构建普惠金融机构体系正如纪宁哲所说,在过去的一两年里,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中国各大银行纷纷设立普惠金融部门,支持中小微型企业和“三农”融资问题。

在上述会议上,张金平还介绍说,目前,建立工农外交关系的五大银行普惠金融部已经全部上市,普惠金融部已在135家一级分行设立。农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继续深化三农改革,中国开发银行和农业银行继续完善扶贫资金分流机制。

从这个角度来看,兴业银行在长假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宣布成立普惠金融部,这显然与近期政策向普惠金融倾斜有关。

事实上,自2017年以来,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部一直备受关注。

年初,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将“大力发展普惠金融”纳入2017年工作重点,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部门,大型国有银行应率先行动。5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根据政府工作报告的部署,要努力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推动大中型商业银行建立以服务小微企业、“三农”、扶贫、群众创业和创新为重点的普惠金融部门,明确大型商业银行要在2017年内完成普惠金融部门建设,成为普惠金融发展的骨干力量。随后,银监会等11部委于2017年5月联合发布了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部的实施方案,要求商业银行根据实际情况设立普惠金融部,重点关注小微企业等领域。

此时,一份文件指出,从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到提议设立普惠金融司,这反映出中国普惠金融已从出台举措和制定计划进入具体实施阶段。

到目前为止,建立工农外交关系的五大路线已经相继实施。

在第二层股份制银行中,除了兴业银行,一些股份制银行也有相关的计划。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普惠金融事业部的成立是制度和机制上的创新。通过允许商业银行通过独立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资源在普惠金融领域投入更多资源,这是普惠金融落地的有力保证。

“对于商业金融机构来说,普惠的金融部门回报低、风险高、成本高。需要配套政策来调动商业银行的积极性。

”曾刚说。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访问研究员董希淼(Dong Ximiao)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与业内分析的“放水”相比,定向减量化仍在实施国务院提出的包容性金融政策,对政策的支持比之前的“小微+农业、农村和农民”更加全面。

10月13日,《金融时报》在其头版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定向下调不会改变审慎货币政策的方向,意在增加普惠金融有限的资本供应。

发表评论